五年三次闯关终获批,丸美七成费用吹公司

“弹弹弹,弹走鱼尾纹”,这句简单又洗脑的广告在2007年一经在电视上播出就以病毒般的速度传播开来,丸美这个品牌的知名度也因此得以快速提升,打入市场。和产品快速占领市场不同,主体公司丸美生物闯关却屡屡滑铁卢,距今已经是第五年了。最近,证监会终于通过了丸美的IPO批文。6月14日晚,证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发布消息称,该会按照法定程序核准了广东丸美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申请。企业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期,可陆续刊登其招股文件。6月14日晚,证监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核准丸美生物IPO批文五年三次闯关IPO,历经艰辛,丸美终于拿到了进入股市的“门票”。五年三次上会,还踩雷中正珠江其实早在2014年丸美的IPO计划就开始启动了。2014年6月,丸美首次递交了招股书,排队两年,但在2016年11月首次上会时,遭到发审委质疑其销售模式及未披露产品质量曾被食药监部门检查及处罚,于是丸美迎来了第一次滑铁卢。丸美logo经过一年时间的重整旗鼓,2017年6月,丸美重启IPO,第二次递交了招股书,并且在2018年3月更新了招股书,但是在2018年7月上会时,因为“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而被证监会决定取消丸美生物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丸美屡败屡战,万幸事不过三,2019年4月30日,丸美的第三次闯关IPO终于成功,获得批文。但是丸美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被康美药业拖下了水。5月,经证监会和上交所审查,确认康美药业在2016年-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存在重大财务造假行为,涉事金额高达299.4亿元。负责康美药业财务审计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正中珠江”)也被立案调查。此外与正中珠江正开展相关业务的30多家企业也被牵连,丸美也是其中之一。丸美生物招股书中,广东正中珠江的承诺丸美此次IPO负责审核其财务的会计师事务所恰恰也是正中珠江,好不容易过会的丸美,其IPO审核程序受此影响被中止。与丸美同一天过会的另外两家企业——广东因赛品牌营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苏国茂减速机股份有限公司也分别在5月17日和24日获得批文,但丸美的批文却迟迟未下发。过会但却没拿到批文,丸美此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而外界对于丸美受正中珠江影响是否还能拿到IPO批文也有各种猜测,但由于正中珠江案性质过于恶劣,外界对于丸美的也并不是特别有信心。经过一个多月的煎熬,丸美的IPO之路是否还能继续走下去,官方终于给出了结论,丸美压在心里的大石头也终于掉了下去。几经波折,丸美终于拿到了入场券。丸美并不完美这次IPO中虽然负责财务审核的是正中珠江,但并不能因为正中珠江曾帮助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而断言丸美的财务也有问题。但是不管是具体查阅丸美生物的招股书还是查找丸美以前的历史,都表现出丸美并不“完美”。据招股书显示,目前丸美生物旗下共有“丸美”、“春纪”、“恋火”三个品牌,三个品牌的产品定位不重叠,其中丸美和春纪分别面向“知性”和“青春”两个不同年龄段的女性推出护肤产品,而恋火主要生产彩妆产品。这个三个品牌的定位为丸美生物分别拓展了不同年龄段的用户,另外,相较于传统日化企业只生产护肤产品,丸美生物推出彩妆产品丰富了其产品内容,增强了品牌竞争力。丸美的产品那么丸美不完美的地方在哪?首先是产品质量。前文提到过,丸美在2016年11月第一次上会时,因为经销模式和产品质量问题被食药监部门处罚。在2016年8月至9月期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称,完美股份多个批次防晒类化妆品实际检出防晒剂成分与产品批次及标识成分不符,具体包括丸美生物生产的春纪美白防晒乳、丸美激白防晒精华隔离乳、丸美防晒精华隔离乳等7个批次产品。其次就是经销模式。据丸美披露的招股书显示,丸美生物的产品销售体系虽然有直销、经销和代销三种,不过主要还是以经销模式为主。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丸美生物的经销收入分别为106,282.76万元,116,966.20万元和137,984.01万元,分别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87.99%、86.54%和87.65%。可以说,丸美生物每年营收中,有将近九成的收入都是来自经销。丸美生物的销售模式图九成收入靠经销模式这样高比例过度依赖经销显然并不是一个稳定的销售结构,再加上如今电商发达,而丸美显然并没有在意这块大蛋糕,从近三年来丸美生物稳定的经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就可以看出。而丸美生物重庆地区主要的经销商重庆庄胜,其实控人为丸美生物实控人孙怀庆的胞弟孙怀彬。另外在招股书中,还发现重庆庄胜还与丸美存在负债。另外,据丸美此前和最新的招股书显示,丸美每年花在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0倍。2015年-2018年,丸美的销售费用分别是4.2亿元、4.72亿元、4.67亿元和5.35亿,其中2015年-2018年的广告宣传费用占公司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74.40%、71.58%、62.12%和72.87%,平均将近70%的费用都用于广告宣传。据了解,丸美每年在销售上投入了巨额,斥重金分别请来周迅、袁咏仪、梅婷、陈鲁豫为旗下“丸美”品牌代言,请来李宇春、胡歌、周冬雨、古力娜扎等为“春纪”代言,又在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等高收视率电视台和淘宝、爱奇艺视频、腾讯视频等互联网渠道投放广告。拼命砸钱的效果是丸美生物营收肉眼可见的增长。值得注意的是,丸美2015年-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81亿元、2.32亿元、3.12亿元和4.12亿元。丸美每年花费在广告宣传上的费用比每年的净利润都多。赚的没有花的多,不仅如此,丸美的市占率也并没有随着大力砸钱宣传而有所提升。据Euromonitor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2016年,丸美生物在化妆品市场上的占有率分别为0.9%、0.9%、1%和1%;在护肤品市场上的占有率为1.7%、1.8%、1.9%和1.9%;在抗衰老护肤品品牌中,丸美在我国市场的市占率为3.2%、3.5%、3.7%和3.7%。可以看出,丸美在2015年至2016年各个细分领域的市占率并没有任何提升。显然这是个赔本生意。相对于天价的销售费用,丸美投入在研发上的费用却不足销售费用的1/10。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丸美投入在研发上的费用为2479.57万元、2829.62万元和3382.23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的2.05%、2.09%和2.15%。实控人圈钱意图明显丸美在早期留下了不少黑历史。最初登陆消费市场时,丸美一直宣称为日本品牌,在广告宣传和产品外包装中也强调“丸美MARUBI”,这个“MARUBI”就是丸美日文的罗马音。其实控人孙怀庆在丸美创办之初,为完善“丸美是个日本品牌”的说法化名为“小林庆夫”,但不久就被“打假斗士”王海当众拆穿。之后推出新品牌“恋火”时,孙怀庆故技重施,把恋火包装成韩国品牌。丸美此次首次公开募集的金额为5.84亿人民币,并且丸美表示本次公开募集资金计划用于彩妆产品生产建设、营销网络建设、智慧零售终端建设、数字营运中心建设以及信息网络建设。但奇怪的是丸美在2014年7月-2017年10月这三年里,一共进行了5次现金分红,累计分红的现金金额合计5.9亿元,超过了这次IPO募资的金额。显然丸美即使不公开募集,三年不分红下来,公司攒下来的资金也是能够进行上述建设计划的。那么为何丸美还要苦苦坚持五年也要IPO呢?要知道不少和丸美同期甚至之前申请IPO的日化企业已经选择了放弃,比如相宜本草。据丸美生物招股说明书显示,持有公司股份的股东只有三名,实控人孙怀庆和其妻子王晓蒲分别持有81%和9%的股份,剩下10%的股份由境外法人LCapital Guangzhou BeautyLtd持有。也就是说,丸美生物的分红,九成都分到了孙怀庆夫妻手里。既想自己腰包有钱花,又想有钱发展公司,最好的办法可不就是从股民手里圈钱了。L Capital Guangzhou BeautyLtd是一家在毛里求斯注册的投资基金,属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全称为LouisVuitton Mo t Hennessy,即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旗下拥有迪奥(ChristianDior)、纪梵希(Givenchy)、路易威登(LV)等奢侈品牌。而丸美则是LCapital在唯一投资的美妆品牌。LVMH族谱图但是在招股书中,LCapital表示将在丸美锁定期届满后24个月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减持其所持股份的60%到100%。L Capital的减持是否意味着对于丸美的不看好呢?温馨提示: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近期原创文章反做空信息中心世界那么大扫我带你去看看
网站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机构报告称:长租公寓市场日趋理性 向头部品牌聚集
  • 珠江论道踏出广东走向全国 深度聚焦AIoT领域
  • 国泰基金主办生物医药论坛 共话科创板机遇中的医药投资
  • 康宁杰瑞生物制药港交所递表 将加速3款抗体药研发
  • 鹏华固收:不断夯实投研内核 打造品牌基金经理群体